熱那亞 Genova · 意大利 Italia

遊走在湮沒的都市:熱那亞

熱那亞,一個在意大利北部的海港城市,一個足與威尼斯分庭抗禮的海港城市。

尋常旅人都知道意大利的「Big Four」——羅馬、佛羅倫斯、米蘭、威尼斯。

我們都走得太快,快得只能在異國的土地上走馬看花。遊人在這四大城市留下腳步,帶著對意大利的依戀就匆忙離去,而熱那亞就一如她的命脈般,在歷史的洪流、在人們的心中,漸漸湮沒。

熱那亞,一個從歷史洪流中引退的城市。

有一個塵套的比喻:「人生就像一列火車,人潮上上落落,而你永遠不會知道你的下一站在哪裡。」

熱那亞不曾在我的旅遊清單上出現,但我卻在大學的安排下到了這個地方。

那天坐了三個多小時的巴士,到我感受到熱那亞的微涼海風時,已屆黃昏。在夏天到訪歐洲有一個好處,落暮來得特別晚,雖然如此,眼前的熱那亞街景還是蒙上了一層灰暗。街上的行人不多,船舶井然靠在港灣內。

一切如此安然。

我們來到的時候是週末,一如其他歐洲城市,週末的熱那亞寂靜得像個死城。那天還碰上天陰的日子,重重的霧氣鎖住了這個同是滿街古物的城市。遊客多選擇到另一水都威尼斯去,我卻偏愛印象中的這個寂寥的熱那亞更多。

導遊說熱那亞早在文藝復興時已是盛極一時的大都,只是隨著大家族的遷出和衰微,城市也一併衰落了。城市裡工程的痕跡,和滿佈文藝復興時期富麗堂皇雕飾的街道,一個被人遺忘的城市,靜靜的立在這個陰暗的黃昏裡。

熱那亞的街頭遊人不多,行走在無人之境中,這樣的寧靜頗有點「暴風雨前夕」的感覺。

週末的熱那亞,遊人稀少,被雄偉的建築包圍著,只覺茫然。

我們在熱那亞地標Piazza della Vittoria 廣場下車,廣場中央有一個大拱門。第一眼看見Piazza della Vittoria的大拱門,只覺與羅馬廣場的Arco di Tito有點相似,後來一想,才覺得這些大拱門大抵在每個輝煌過的古城中也有一座。大學教授說過,白色是有錢人的象徵,所以不難理解為甚麼希臘風、巴洛克和文藝復興時期的建築都以白色為主調。

讓貪嗔癡遺落在斷碑之中

unnamed

熱那亞匆匆一行包括了到當地墳場參觀。

墳場不叫墳場,叫紀念墓園。裏頭滿是上世紀顯赫家族的家族墓地,也有很多珍貴雕塑,因此總有人慕名而來。參觀當日,墓園裡面只有零丁遊客。

意大利之前的國教是羅馬天主教,墓園沒有帶來驚懼感,反而有種祥和,和令人不忍的寂然。意大利人不用元寶冥襁,他們用電子蠟燭作祖先作伴。如此墓園中更是連白蠟燭的白煙也沒有,一切靜默而井然,好像被糊在畫框內的時光。

有人說熱那亞紀念墓園的家族長廊是公開開放的藝廊,是文藝復興的珍寶。我看著漆上代表別離的淡黃色,無窮無盡的圓拱長廊,心中浮現——百年孤寂,就是如此。

希臘神話中,有很多人類幻化成石像的故事。斯塔列諾墓園裡的長廊,列著一座又一座神態栩栩如生的雕像,仿彿是生者對上了蛇髮女妖梅杜莎的魔眼化成的石像。

中國人死葬講究風水,意大利的名門世家注重墓園的設計。墳塋上的雕像都是當時的富人重金禮聘當代雕塑名匠製作的,細微至衣飾、符號,都十分講究。天使像、十字架等是墓碑上具有濃厚宗教色彩的標誌,最特別的Symbolism是「門」的應用,以門代表生死國度的分隔,十分有代表性,在後世文學作品中也有以橫跨拱門借代一個生命的墜落。

人生路上我們要跨越很多不同階段,進學校、工作、談戀愛、結婚、生兒育女、退休,我們踏進人生新階段或許會忐忑、會不捨,但多多少少也有盼望的。唯有對於死亡,人們會有一種莫名的驚懼和不安,不少傳統的中國人更是十分忌諱談論死亡。其實放開胸懷一想,死亡確實如雕像組裡的一扇門,分隔開亡者與生者的都只不過是這一扇門。意大利藝術家的創作可謂饒有深意。`

斯塔列諾墓園很大,大得走了一整個上午也走不完。墓園劃分成幾個區域,有古早的,也有新起的。看著古墳塋上的雕塑,彷彿時光倒流,回到當時的心碎場景——

白頭人送黑頭人的老夫婦送別早夭的孩子們、

寡婦抱起遺孤讓她輕撫亡父的照片、

長女不忍看著幼女輕吻亡母遺像的模樣……

雕塑家雕出他們不捨的神態,最觸動我的是以家庭破碎為題材的雕塑群,超像真的雕像甚至讓我有一個錯覺,讓我不禁開始聯想失去了父或母的遺孤們後來的命運。

有些墳塋鋪滿了塵埃,看樣子很久沒有人來探望了。家族的凋零導致這些一時的風雲人物被遺忘在熱那亞的一個小區的一個長廊裡,千古來每個長夜裡,也只剩長廊閃爍的燭光與其作伴。

墓園導賞後是自由參觀時間,當天碰上了入葬禮,我在樹蔭下遙遙觀看經過;經過前來探望的在世者身旁,看著他們帶來小櫈,輕撫石碑,或是呢喃,或是默默凝望,彷彿往生者未曾離去。

我腦海裡響起了Joe Strummer的歌聲:

If you leaned close in the dark And you told her how to mend a heart

在生離死別的黑暗裡,誰可以教人如何修補破碎的心呢。

走過新的墓園區,有上世紀一戰時的殘破碑座,有剛新翻的泥土,碑上凝住了的面孔一一對我微笑。後面的森森林木不知曾為多少人遮蔭,最後他們都一一長眠在林木之下。

意大利人對於死亡的坦然教人敬佩,我曾問當地講解員為甚麼意大利人面對死亡還可以有心情去弄雕塑弄裝飾,剛剛還在向我們指出她父親長眠之地的她,只簡單的說了一句:「Because we know someday we will meet again」同為教徒,但我不明白。或許有一天,我也會像她一樣,能夠看透當中的奧妙。

走的時候用Fuji的菲林拍了一張,當有天電子的東西都不靠譜了,此遊的回憶也淡忘了,也至少有這一幀不會褪色的底片作為紀念。

熱那亞獨特的紛圍和導遊口中的故事成了心頭的一個懸念。熱那亞值得探索的地方還有很多,希望未來有機會再訪熱那亞,在一個晴朗無雲的夏日。

🔸🔹🔸🔹🔸🔹🔸🔹🔸🔹🔸

😆 Facebook page或Instagram還有更多旅遊分享:

Instagram: @monka.ng

Facebook Page: Monka 莫嘉的漫遊地圖

🔸🔹🔸🔹🔸🔹🔸🔹🔸🔹🔸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