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活日常

夜 不 能 寐 .

不知道你明不明白 睡不著覺的感覺。

世上有千千萬萬種人,有的不論身處何方也能睡得安穩,有的人縱然很疲乏了但偏偏睡不著覺。

偶爾夜裡還沒睡,給遠在六小時時區以外的德國partner回一個訊息,然後都會收到他們訝異的問到,怎樣你還沒睡。

也沒什麼,就是睡不著。

通常在夜半無人時獨自一人能做的事也就寥寥可數,其中鄭最驚恐的便是女生的胡思亂想,一個讀文學科系的女生的浮想,不知道會有多可怕(笑)

少年時代的心思都比較細膩,容易察看別人的情緒、也容易起伏。年紀小時真的會endless地想很多天馬行空的東西,例如諸多五花八門的為什麼,少不了人際關係的煩惱,以及最百搭的「未來」,都是很Typical的少年煩惱。

那時候我們都以為,我們的心房太小了,容不下那些看不過眼的種種,後來卻發現恰恰相反,是因為我們的心太大了,才有時間與雞毛蒜皮的事糾纏。有些事到了後來才明白,原來是可以很不值一提。

後來不再是少年了,還是偶爾會想一下,那些不該攪動心神的事。

開始只有一件事,當在心頭被無限放大,心神也理所當然被牢牢地繫在上面;漸漸地多了兩件、三件其他的事,一番攪和,煩惱絲還在但形而神卻仿若化在一縷似有若無的輕煙。

遇見的人多了,發生的事多了,開始會累了,開始不能分神了,長大後時間變得不夠用了,才驚覺從前能擾亂情緒的事原來不值一文。

心本似明鏡,何用惹塵埃。走到一個點,你便會懂得選擇放下,沒有無可奈何,卻是淡泊甘心的放下。

喜歡回看是我還未摵得甩的習慣。反覆的回看是一種殘忍,但也是我甘心飲下的藥。

在某個夜不安寐的夜裡,我又好好回看了一次曾經。曾經曾經,會為了些無干的事發怒,為著些控制不住的言行。鄭說過一句寬解我的話:光怪陸離的事就像青山走犯,何必用即及可見的幸福快樂和瘋癲的人對賭。對啊,正如你不會和街邊叫囂的瘋女人較真。

一直活在過去的是很可悲的。秒針分分秒秒在轉,不如少些沉浸在往日的憂傷中,放過自己放過別人吧。活得更出彩就已經是對往日的最好紀念。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